您的位置  南寧魅力  特產

廣西10歲女孩疑被鄰家哥哥殺害猥褻,父親深夜蹲守疑目睹轉移尸體

今日資訊!

廣西

9月6日,廣西零新增

9月6日0至24時,我區無新增確診、疑似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全區現有境外輸入確診病例2例,現有境外輸入無癥狀感染者5例,無疑似病例,現有164名密切接觸者正在隔離醫學觀察。

全區累計報告確診病例257例,累計治愈出院253例,死亡2例,現有在治2例。(來源:廣西衛健委)

痛心!桂林10歲女孩被堂哥殺害猥褻!

9月2日,桂林市全州縣安和鎮,離開學還有4天。幾天前才鼓起勇氣回到家的蔣全心,把女兒用的小被子洗凈、曬干。

“可惜她再也用不著了?!笔Y全心說罷,淚水奪眶而出。在蔣全心和妻子看來,女兒長得漂亮又聽話,會給父母做飯,很有孝心。

3個月前,10歲的女兒純純(化名)失蹤,3天后,警方在家附近的耕地發現了她的尸體。

9月4日,純純的父母介紹,女兒的案子已經移交當地檢察院,疑兇是鄰居家的堂哥?!芭畠旱穆袷攸c有兩處?!笔Y全心說,疑兇被抓的前一晚,他們在第一處埋尸地點發現了三束手電筒光,“可能是在轉移尸體,人員應該不止一個?!?/p>

女兒在家做作業卻“消失”了

只留了半杯奶茶給媽媽

2020年5月9日,星期六,蔣全心把寄宿學校的女兒接回家。路上,女兒讓他幫忙買一杯奶茶,女兒喝了一半后,說要留給媽媽。本以為是一家三口又一個愉快的周末,卻沒想到噩夢就此開始。

5月10日上午,女兒坐在屋里寫作業,蔣全心到離家2公里外的地里種生姜,她媽媽則到鎮上的商店購物,想中午給純純做幾個她愛吃的菜。

蔣全心說,純純的媽媽回家途中正巧碰上村里老人過世,耽誤了點時間,臨近中午回到家,卻發現女兒不見了。

蔣全心以為女兒貪玩,一時沒有回來。午飯做好后,等了一會兒還不見女兒回來,蔣全心和妻子開始四處尋找,卻不見女兒蹤影。中午12時許,蔣全心打電話報了警。

報警后,蔣全心和妻子繼續走街串巷尋找,仍毫無線索。直到傍晚回到家,仍只有窗臺上女兒留給媽媽的半杯奶茶。

女兒被人抱上“黑色面包車”

警方查遍監控沒發現

5月10日下午6時許,回家之前,蔣全心得到了一條重要線索:有村民告訴蔣全心,同村蔣維(化名)的兒子看見,純純被抱上了一輛黑色面包車,嫌疑人帶著黑色帽子。

“當時聽他們說得活靈活現,就覺得一定是真的?!笔Y全心說,他以為女兒遇到人販子了,就把這條線索報告給了警方,之后大家都在尋找這輛黑色面包車。

5月11日一早,蔣全心的親戚蔣云(化名)得到消息后,立即去了目擊孩子的家。蔣云回憶,小男孩告訴他,黑色面包車上下來兩個男人,把純純抱上車走了,小男孩去追了下,但是沒追到。

“小男孩和我侄女兒同齡,他們倆一起玩的?!笔Y云說,“小孩子不會說假話,他這樣說,那一定是真的?!?/p>

蔣云強調,小男孩給警方和很多村民都說過“黑色面包車”的事情,5月10日,村里還有人把這個線索發到網上。但在5月11日求證時,蔣云發現小男孩變得有些不愛說話。

封面新聞記者從5月10日晚一則“尋人啟事”上看到,村民發布的微信尋人文中提到:“有熟悉人看到是一輛黑色面包車拉走的?!?/p>

得到線索后,警方開始查看監控,蔣全心和親戚也到有監控的村民家里去查找“黑色面包車”。5月11日,蔣云查完監控出來,碰到犯罪嫌疑人的哥哥蔣青(化名)。

“他開車過來,看見我們主動說,他5月10號早上9:30,看到一輛黑色的面包車?!笔Y云說,蔣青描述這輛車停在村學校后面的馬路上,“他說記得很清楚,當時他按了兩聲喇叭,司機才把車挪到一旁?!?/p>

一直找到5月12日,警方和家屬找遍了附近所有監控,都沒有找到那輛關鍵的“黑色面包車”?!昂谏姘嚒本烤勾娌淮嬖?,一直是困擾蔣全心的一個疑惑。

如果不存在,那么詳細的線索又從何而來?如果存在,那在進村主路和鎮上均有監控的情況下,為何卻看不到這輛車的蹤影?

9月4日,封面新聞記者試圖聯系男童,男童父親拒絕孩子接受采訪?!八婚_始那么說,是不懂事亂說的?!庇浾咦穯柸绾闻袛嗍恰安欢聛y說”,男孩父親回答“反正就是”,然后不再正面回答此問題。

警犬找到女兒拖鞋

當晚蹲守發現“三束電筒光”

到了5月12日下午,警犬在農田里找到了一只紅色拖鞋,蔣全心認出來那是女兒的,腦袋里“嗡”的一下,他哭了出來。

“我當時想女兒肯定出事了,沒有了?!笔Y全心說。他打了個電話給弟弟,讓弟弟不用找了,這邊已經找到個鞋子。

蔣全心稱,鞋子找到后,派出所讓他們在拖鞋出現的現場附近蹲守一個晚上,看能不能發現一些新線索。于是,他和哥哥、弟弟、堂弟,分成兩組蹲守在拖鞋發現地點的兩側,直線距離約100米。他們均隱藏在洋房頂樓,交叉視野可以俯瞰到小河邊的整片農田。

“我們看見了三束燈光,晚上看得很清楚?!笔Y全心說,當時派出所民警讓他們不要驚動對方,只是跟蹤。

據蔣全心及當晚參與蹲守的親戚回憶,晚上23:20分左右,他們看見有三個電筒分別從兩個方向,到第一次埋尸地點后,光都熄滅了。

隨后,一個手機電筒在第一次埋尸點徘徊了近10分鐘后,其中兩個電筒開始原路返回,另一個電筒則到了第二埋尸體地點,亮了10多分鐘。原路返回的兩個電筒光其中一個去了犯罪嫌疑人家附近,另一個則又去了第二埋尸現場。

疑兇竟是鄰家堂哥

供述稱行竊被撞見

女兒失蹤3天后,5月13日,警方在離家500米外的耕地里發現了純純的尸體。當天晚上,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獲,竟然是鄰居家的蔣某元,他是純純的堂哥、蔣青的弟弟。

5月14日,蔣某元供述,純純失蹤當天,他來到純純家偷竊,被在家的純純撞見。他擔心堂妹告訴別人自己行竊,于是決定將她殺害滅口。

“我們家那么窮,大家是親戚都很了解,怎么可能是來我家偷東西?!笔Y全心對蔣某元的供述提出質疑。他說,從檢察院得知女兒被猥褻的消息后,更讓他認為此案不只是盜竊被撞見殺人那么簡單。

起底疑兇,33歲單身漢

“喜歡賭博,外面欠了錢”

據了解,犯罪嫌疑人蔣某元今年33歲,一直單身。蔣某元的哥哥蔣青(化名)稱,之前和受害人一家關系挺不錯,會一起吃飯,也有互相借錢的情況。

對弟弟涉嫌犯罪的原因和細節,蔣青稱,“并不清楚,具體可以去問刑偵大隊?!彪S后,蔣青又補充說,弟弟患有癲癇病,發病的時候腦子就會不清楚,但不會有暴力行為,只是腦子有些糊涂。

蔣青回憶說,案發后弟弟蔣某元的行為看不出什么異常,該干活照樣干。純純失蹤后,蔣全心也曾看見過兇手蔣某元,當時他打完農藥坐在椅子上休息,蔣全心詢問純純去哪了,蔣某元卻愛答不理的。

“我以為他是打農藥累了,所以不愛說話?!笔Y全心說,萬萬沒想到自己的鄰居和親戚竟然是兇手。

9月3-4日,封面新聞記者走訪當地村民了解到,蔣某元平時十分喜歡賭博,“賭得有大有小,最少都是一兩百?!?/p>

哥哥蔣青證實,弟弟有時候一賭就是一整天,一兩百或者上千都有,“反正借了別人錢,欠了多少也問不出來,為了(賭博)這個事情,我還經常罵他,改不了,后來就很少說了?!?/p>

蔣青稱,5月12日當天晚上八九點,他就睡了,弟弟住在另一個房間,他沒有發現弟弟那天晚上有異常,更不知道弟弟是去轉移尸體了。

對于蔣青和小男孩的說法,蔣全心認為經不起推敲,加上當晚出現的三束燈光,蔣全心認為蔣某元至少轉移尸體時有幫手。蔣青則回應,如果自己犯罪了早被抓進去,“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不能隨便懷疑誣陷人,要講證據,誣陷人要負法律責任?!笔Y青說。(來源:封面新聞)

南寧

南寧一男子酒后騎乘電驢不戴頭盔

還大聲辱罵、推搡交警

被行政拘留5日

9月2日中午12時40分許,交警在南寧五象大道八尺江大橋路口開展交通整治時,發現一輛電動自行車駕駛人及乘坐人員均未按規定佩戴安全頭盔,于是上前對其進行勸導。

執勤交警剛一靠近,就聞到該車后座搭乘的男子身上散發出濃烈的酒氣,該男子不但不服從交警的勸導,還大聲辱罵、推搡交警,當即被現場警員合力制服。

經檢測,男子韋某血液中酒精含量為232mg/100ml,達到醉酒狀態。因阻礙執行職務的違法行為,韋某被處以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來源:法治最前線)

服務

南寧新增兩條公交線路

經過這些景區和學校

115(區)路:武鳴區?高新區

廣西安全工程職業技術學院至南寧高新安吉路口115(區)路公交線路已于日前正式開通運營,實現了南寧市教育園區東片區與南寧地鐵2號線的無縫對接。

站點設置:廣西安全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南寧師范大學—東鳴紅嶺路口—城東大草坪—城南客運站—伊嶺巖風景區—花花大世界路口—安吉高速路口(西津站)—安吉客運站—安吉高新路口

發車時間:20分鐘一班次 首班時間7:00,安職院末班車為19:00,南寧末班車20:30

車票售價:4元/人次

八中定制公交:相思湖校區東側門?地鐵清川站

公交僅周五至周日17:00—18:30對學校師生開放,每15分鐘一趟車,共5~7個班次,周日還會在地鐵清川站A站出口等待返校師生。(來源:南寧晚報)

綜合整理

x

特惠活動期僅6天!

廣西醫科大學美膚神器出新品!

牡蠣珍珠滋養面膜買一送一

折合每盒只要54元,還再贈體驗裝;

新品牡蠣珍珠滋養面膜精華乳(100ML)

買一瓶送兩盒面膜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亚洲天堂_1000又爽又黄禁片_免費三級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