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寧文化  教育

記者調查丨樓頂預制板掉下來了,房子被鑒定為危房,為啥還有居民沒有搬遷?

傾聽民聲,匯聚民意,走好網上群眾路線,暢通溝通渠道,網友可以下載“極光新聞客戶端”,通過 “我向書記省長說句話”網友建言征集平臺 提出自己的問題,也為黨委政府工作建言獻策。

從7月6日開始,每周一晚7:30分,《新聞夜航》開通“我向書記省長說句話”追蹤反饋專欄。

家是避風的港灣,而哈爾濱市民王洋的家不但避不了風,還會漏風。王洋在“我向書記省長說句話”網友建言平臺上的留言:我是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的居民,現在屋頂樓板都掉了,好多家房屋存在破損,大家擔驚受怕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年多,誰能來幫幫我們!接到反饋后,記者做了實地調查。

王洋的這套老房子在頂層六樓,和一般的住房不同,臥室里堆放的并不是家具,而是大量水泥塊、建筑材料。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王洋

那屋能有十七八平,整個預制板都掉下來了,現在已經無法再進住了,不光是住沒法住,就是人已經進不去了,它是整個鋼筋從房頂上脫落了,和整個房體是分離開了。

棚頂脫落是在去年6月30日凌晨發生的,之后,房子就一直空著,沒人敢住。這棟樓一共有5個單元,始建于1957年。因為房子比較老舊,其他居民家也陸續出現問題。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郝竹愛

這個屋四層,住三家,合廚,就是說周圍一施工,有震動聲,墻皮往下掉。我們在廚房做飯,不知道隨時隨地就能往下掉,你看這全是掉下來的,表面墻皮全掉,一有震動,大一點兒就酥了,有點兒像桃酥。年頭太久了,太危險了,還有這地,不敢動彈,你要是說稍微震動一點兒,就全掉下來了。

王洋家棚頂坍塌后,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委托哈爾濱市建筑工程研究設計院,在去年7月對這棟住宅做了技術鑒定。結果顯示,整棟樓存在不同程度的問題。頂層有鋼筋保護層脫落,一到四層多數頂棚破損、砂漿酥松、窗口上方出現裂縫等。結論是,這棟樓安全性鑒定評級為Dsu級,存在安全隱患,需立即采取處理措施,進行整體加固處理,具體處理意見建議一共有七條。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主任王龍表示,去年鑒定結果出來后,政府要求部分居民搬離。

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 主任 王龍

五樓、六樓,要求百姓避險,這樣的話,區政府為(五樓、六樓)每戶撥發了避險資金,這樣的話,要求(五樓、六樓)的老百姓,到外邊去進行居住,保證生命安全?,F在是涉及到42戶 ,每戶一個月是1300塊錢。

根據《危險房屋鑒定標準》規定,D級房屋整體處于危險狀態,構成整幢危房??涩F在,仍然有不少居民還在這里居住。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張玉坤

我們住在這個樓提心吊膽的,一天真的 (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里了,我真的不敢在這兒繼續住下去了,如果真的要出現什么事情,誰能負得起這個責任,我們的生命誰能來給我們保障。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業委會 主任 馮軍

如果這個樓一旦發生垮塌現象,誰能為百姓的生命負責,誰能為我們買單。我認為百姓的生命應該大于天,因為在各級領導會議當中,都強調人民的利益,那么人民的利益應當擺在首位,請政府部門抓緊時間,為我們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

既然整棟樓存在安全隱患,相關部門又為什么沒按照鑒定結果采取處理措施,加固樓體呢?記者把“我向書記省長說句話”網友建言平臺上居民投訴的問題,反映到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鑒定之后,咱們就準備設計,然后跟咱們辦事處也進行溝通,要求居民撤出 。
  • 記者: 要求幾層的撤出?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整棟樓的,進行整體加固處理,但是咱們老百姓說句心里話,不認同這個事,不認同加固維修,這棟樓每戶都通知他們,需要往外搬離。
  • 記者: 然后整體要維修是嗎?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就是說所有這棟樓,當時開了幾次大會,在會上咱們也都說過。
  • 記者: 但是得確保通知到戶,辦事處都做民調了,就是所有這棟樓的居民,都知道這個事?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對。

哈爾濱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的說法,是部分居民不認同加固維修。已經出現了嚴重安全隱患,為什么居民仍要堅持身處危險之中呢?這有些讓人難以理解。記者走訪了部分居民,得到了不同的答案。

  • 記者: 來沒來通知你們說,征求你們意見,讓你們撤離,然后政府部門來進行維修???
  •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對于整棟樓,我啥也沒聽說,我也不出去,啥也沒聽說。
  • 記者: 也不知道這個事是嗎?
  •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對。
  • 記者: 有沒有征求過你們意見啊,告訴你們有這個事?
  •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母雅賢: 沒有沒有。
  •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 居民 王美玲: 根本就沒通知我,根本我就不知道,如果撤離維修,我個人的話,一個勁兒,蹦高往外走。

記者共詢問了8名業主,他們都說,沒人征求過他們的意見。這棟樓的居民在今年成立了業委會,就連業委會主任也表示不知情。

哈爾濱市友誼路172號樓業委會 主任 馮軍

1、2、3、4樓 ,任何方案沒有。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的工作人員說,街道辦曾做過民調,街道辦是如何回應呢?

  • 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友誼社區 主任 張麗梅: 就是你說全搬出去撤離,這個沒做過,整體民調,他們(住建部門)開會都跟居民說了,沒讓我們通知他們居民啊,開會的時候他們跟居民說了一下,說咱們要加固維修。
  • 記者: 開會的時候有多少居民在???
  • 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友誼社區 主任 張麗梅: 他們給居民開的,得有二三十個,居民說這個你別口頭跟我們說,你拿出方案來,居民說不可能維修,他們(住建部門)說沒有啥不可能的,(居民)說你維修也好,你拿出紙質文件拿出公告來,然后他們(住建部門)就回去了。
  • 記者: 后續就沒有再通知他們問這個情況?
  • 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友誼社區 主任 張麗梅: 對,沒有。
  • 記者: 然后這個事就這么放著了?
  • 哈爾濱市道里區通江街道辦事處友誼社區 主任 張麗梅: 對。

按照友誼社區主任張麗梅的說法,當初住建部門只給部分居民開了會,對于維修樓體的方案,的確有人質疑,居民希望住建部門能拿出具體維修方案、紙質文件,而不只是口頭說一說。但后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整體維修的事并沒有繼續推進。而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采取了其他措施,避免發生安全事故。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我們聘請了它(哈爾濱市建筑工程研究設計院),一天24小時對這棟樓,實施著監測,每天怎么勘測,它有儀器,假如說這個房屋出現偏差了,就是說在今天,假如說在此時,說這個東西正在監測著,說出現偏差了,有可能導致這個樓出現安全事故,那咱們就可以預警了,相關部門咱們就上了,把老百姓都請出來。

萬一樓真的出現了坍塌,只靠監測,是否有足夠的時間用來通知尚在樓內居住的100多戶居民,讓他們安全撤離,確保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不受損失,居民們對這樣的處理方法不能認同。

  • 記者: 關鍵是有些自己家里,可能突然掉下來一個大水泥塊,或者整片脫落,它外面也沒法預警,那也有安全隱患。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那個不大可能。
  • 記者: 那一家不就是嘛,6樓那家。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因為我告訴你,樓它只是在晃動的時候,或者在不均勻沉降的時候,它拽它可能出現這個問題,但是現在目前看咱監測的,這個結果,都沒有超出安全范圍。
  • 記者: 但是它也有危險吧?
  • 哈爾濱市道里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工作人員 段國中: 危險只能是掉下來,輕一點兒給誰砸個包,重一點兒你可能砸破了。

輕一點砸個包、重一點砸破了!如此嚴重的潛在危險,就這樣輕描淡寫地解釋過去了嗎?危樓怎么修、什么時候修,住建部門說征求過居民意見,但依然還有很多居民表示沒聽說過這事。退一步說,即使有的居民不理解,作為基層政府和職能部門,是不是應該主動上門調研,做好解釋工作呢?現在,一百多戶居民仍身處危樓之中,天天靠監測的方式去觀察樓體風險狀況,這樣的處理辦法真的科學嗎?合適嗎?人命關天,一旦出現了問題,誰也挽救不了!我們將把此事反映給留言平臺的督導部門,并將繼續關注。

留言

哈爾濱網友李先生說:家住哈爾濱江北新區,最近在小區里溜達就會聞到一股惡臭的味道,發現里小區三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家生豬養殖基地,味道大,嚴重影響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請相關部門管一管。

哈爾濱市 松北 區生態環境和水務局:經查,涉事的瑞杰生豬養殖馬家基地并沒有獲得動物防疫合格證等相關手續,環保部門也已經展開調查,黑龍江省生態環保廳正在督辦,相關單位已經被勒令停止生產。

進入“我向書記省長說句話”專欄

點擊我要留言

即可留下您想要反映的問題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膜法世家好用嗎
  • 編輯:小東
  • 相關文章
亚洲天堂_1000又爽又黄禁片_免費三級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